{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追忆少年性事

追忆少年性事 我爸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从小我就是在比较富裕的环境下长大的,所以我的独立能力比较差。在我十五岁那年爸爸和妈妈决定要送我到外地的一间比较有名的学校就读,由于比较远所以我不能每天都回家,而且我又住不惯学校的集体宿舍,所以爸妈决定给我租个房子,和找个保姆照顾我每天的生活。  有一天我下..

他的名字叫“主人”

他的名字叫“主人”   牛二的饭未做好,我已沉沉的睡去。醒来时,已是临近黄昏。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看到我醒来,他说:哥,饿了吧。没等我回话,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洗濑后,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暮色下,茂密的树林依山势起起伏伏地铺开,隐隐地散发着潮湿泥土的气味。我深深..

李淑芬的悲哀

李淑芬的悲哀   「今年一年,我们小河村共完成镇里交办的任务xxx件……」一边说着,李淑芬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只手隔着裙子落在了她的臀上,轻轻地捏动起来。  「啊……」  李淑芬屈辱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  虽然之前也听说过这个陈镇长是色狼的传说,但是李淑芬万万..